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游戏少壮派集体滑铁卢:游族林奇躺在ICU 金科文化王健被调查

游戏少壮派集体遭遇滑铁卢

游族网络林奇事件震惊游戏圈。

这个39岁的年轻人,2009年创立游族进入游戏行业,2014年就借壳上市,公司一度以10亿净利润跻身A股游戏四强。别人20年、30年才能完成的事情,他5年就做到了。

即便游族网络已不复往日雄风,但林奇作为游族大股东,还拥有大量体外资产,仍然在2020年初以80亿元身家,进入《2020胡润全球少壮派白手起家富豪榜》前50。

就在前几天,出生于1988年的金科文化董事长王健,因涉嫌内幕交易,被立案调查。

斑马消费梳理后发现,A股二十多家游戏公司,少壮派(40岁以下)掌舵人,齐齐深陷滑铁卢。

1983年出生的恺英网络实际控制人王悦,因涉嫌证券操纵,2019年5月被采取强制措施,至今未有定论;80后草根游戏大佬刘亮,曾因48亿元天价结婚广受关注,如今,他的游久游戏正亟待拯救;80后程序员汪世俊把自己的游戏公司点点乐卖给天润数娱,双方因业绩对赌等原因纠纷数年,相当于竹篮打水一场空。

姜还是老的辣,游戏圈Old money腾讯、网易屹立不倒,老牌公司如巨人网络虽有所衰落,但史玉柱旗下的Playtika最近传出了重组不成转而赴美上市的消息,丝毫不影响大佬身家。

王悦、王健这些曾经的青年才俊,走上了错误的道路;刘亮和汪世俊,更多的是流年不利;游族网络就算顶得住市场的压力,也防不住来自四面八方的暗箭。偌大的市场,迟迟不见有更新的New money出现。一个时代,就这么断层了。

崛起

1981年出生于浙江温州的林奇,与半个老乡、比他大十岁的宁波人丁磊,早年的经历颇为相似。都是大学毕业后进入浙江电信系统,干了一两年就离职创业。

在软件行业摸爬滚打几年之后,林奇2009年创立游族,进军游戏行业。当年,战争策略游戏《三十六计》上线,一炮打响。

2011年,林奇率先提出“研运一体化”,并通过《大皇帝》、《少年三国志》、《女神联盟》等产品跻身主流游戏厂商阵营。

另一个互联网行业天才王悦,创立恺英网络比林奇还要早一年。他靠游戏业务起家,但把关注重点放到流量上,想把公司做成互联网平台。

那真是互联网创业的黄金时代,从游戏大厂流出的人才,纷纷自立门户。

1988年出生的杭州网轩CTO王健,2010年离职创立游戏公司杭州哲信;80后程序员汪世俊在当红游戏公司第九城市写了4年游戏程序,同年创立点点乐,凭借模仿《劲舞团》的女性向音乐舞蹈游戏《恋舞OL》脱颖而出。

相对而言,毫无互联网经验的80后刘亮,则演绎了一场游戏草根逆袭成大佬的传奇故事。

刘亮2002年-2004年与朋友一起创立“盛大游戏辅助工具”,彼时《热血传奇》刚开始在中国市场走红;2004年创立游久网,成为全球最大的中文魔兽地图原创网站;2005年创立风靡一时的“QQ挂机也疯狂”软件。

经过了这几年的“野蛮生长”后,游久2007年进入游戏资讯领域,后又涉足游戏开发,推出《刀塔女神》、《酷酷爱魔兽》、《君临天下》等作品。

膨胀

A股游戏板块这几年所有的乱象,商誉减值、巨额亏损,内斗、跑路等,都是在为2014年-2016年的疯狂资本化买单。

在2016年5月监管部门叫停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四大行业的上市公司跨界定增之前,已有数十家游戏公司借道并购重组上市。

那几年,游戏行情火爆,市场给游戏公司的估值动辄数十上百倍PE,不管是操盘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还是游戏公司创业者,只要成功上市,随随便便都是几十亿身家。

游族网络2014年借壳梅花伞上市,当年,游久游戏也成功借壳爱使股份;次年,王悦带领恺英网络借壳泰亚股份;2016年,金科文化完成对杭州哲信重组,天润数娱成功收购点点乐,王健和汪世俊也搭上了最后一班车。

接下来的故事都大同小异,林奇、刘亮、王悦、王健、汪世俊,这些80后在各自的资本游戏中暴富。

所以,才有了后来刘亮因结婚损失48亿元的“奇闻”。刘亮与妻子代琳分别是游久游戏第二大股东和第三大股东,这场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婚姻并未对外披露,被监管部门处罚,半年不能减持。就在这段时间,刘亮持有的股票市值从60亿元跌至12亿元。

更有甚者,游戏公司借壳上市后,创业者摇身一变成为资本玩家,继续以上市公司为平台开展疯狂并购。

金科文化收购杭州哲信后,王健出任金科文化CEO。2017年底,公司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控股汤姆猫IP背后的O7_INV公司,2018年继续收购剩余股权,合计对价超过70亿元。

王悦掌舵的恺英网络,先后掏出近30亿元现金并购浙江盛和、浙江九翎,其中对浙江盛和的收购,成为恺英网络如今困局的根源所在。

滑铁卢

他们那时只知道财富加身的狂热,而并未在意,重组背后业绩对赌与高额商誉的阴暗面。一旦行业从爆发期转向成熟期,遍地黄金不再,这些都将加速游戏大佬们的坠落。

游久游戏一完成2014年-2016年的业绩对赌,便在2017年亏损4.15亿元,此后就再也没能走出业绩泥潭,2019年靠卖房勉强保壳,今年以来一直处于亏损之中。

启信宝显示,刘亮夫妇虽然仍是公司第二和第三大股东,但已退出公司经营管理。原控股股东天天科技掌舵的游久游戏,正在谋求新一轮并购重组。

金科文化2019年因计提商誉减值等原因,巨亏27.80亿元。今年前三季度营收、净利双降。关键是,截至2020年9月底,公司商誉规模达到36.50亿元。

这就是金科文化实际控制人朱志刚和第一大股东王健轮流强行减持的根本原因。其中,王健个人套现7.5亿元。正是因为2019年11月-2020年3月期间减持涉嫌内幕交易,王健近日被立案调查。

游久游戏和金科文化深陷危机,起码股份还在刘亮和王健手里。看看汪世俊,把点点乐卖给天润数娱后,因未完成业绩承诺,两大股东交恶持续斗争,上市公司失去对游戏子公司的控制,汪世俊退出公司,到最后落下了啥?

恺英网络王悦因涉嫌证券操纵被采取强制措施已有1年多,至今未有定论,若罪名查实,将难逃牢狱之灾。去年公司因商誉减值巨亏18.51亿元,今年能否保住业绩?

游族网络近年业绩下滑严重,2019年扣非亏损,今年继续下滑,Q3扣非净利润更是下降99.46%,但仍能跻身A股主流游戏厂商,今年还推出了现象级手游作品《镜花水月》。然而,业绩、债务,以及对《三体》这个超级IP的运作,还是令林奇感到压力与遗憾。

躺在医院的ICU病房,林奇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万博体育官网_官方盘口 » 游戏少壮派集体滑铁卢:游族林奇躺在ICU 金科文化王健被调查